篆刻之美
  文/童定家
  再現與表現
  在篆刻藝術中,文字的再現是首先屬性,從表現的角度來講:篆書是作者通過較熟練的技巧而表達出思想感情,是具有個性的書寫。在篆刻藝術中,並不是將文字簡單地羅列安排,而是根據客觀印面的大小、長短、宿霧方圓等條件和作者主觀的審美觀和技巧,能動地將主客觀二者因素有機地統一起來,成為一件篆刻藝術品。客觀因素是基礎,是再現的對象;主觀因素是主導,是完成表現的手段和靈魂。
  表現的第一步是印稿。第二步是以刀代筆的刻制。表現的第三步是鈐印和修改到完成。從印稿到刻制,到鈐印修改完成,這是一個艱苦的勞動過程,是再現到表現的過程,是主觀和客觀不斷適應而統一的過程,是根據審usb美要求來塑造一方篆刻藝術品的形象。完成這塑造的保證,是篆刻家審美要求的主導作用和高超技巧的發揮(其中包括用刀與形式法則的運用)及調遣這個過程中各個環節的協調一致的能力。即思想、情感、字法、章法、刀法、鈐印各個環節的完美結合。
  共性與個性
  篆刻藝術之美首先是要在特定的印面的章法中,把字的嚴謹結構同舒展變化的筆勢結合起來;再根據章法的佈置、用刻刀把字的結構與筆法加以充實、豐富,然後表現出來。這種有筆有刀的結合,便構成了一門G2000新的獨立的篆刻藝術。
  刀法是表現字法、筆法的手段,能化療副作用充分表達篆書的力度和精神之處,還要考慮到刀石(主要印材)相結合的刀石之趣。這是篆刻獨立發展成藝術的一個重要特點,也可說是篆刻藝術的個性。如果沒有刀情石趣的效果,也就失去篆刻藝術的特殊性。
  我們研究篆刻藝術的特殊點,目的是認識其特殊規律和一般規律,任何藝術的特征,都是通過各種藝術門類的特殊規律表現出來的;在任何藝術的特征中,也表現出藝術的一般性規律。只襯衫有掌握藝術美的一般規律,才能使特殊性不失其共性。反之,要是只顧其共性,而失去其個性,也就取消了這門藝術。
  有限與無限
  在不斷發展中,篆刻的外在形式會顯得單純,內在的東西就越來越複雜,在方寸之間,要表現內在的無窮的美的因素,就要從內到外不斷地拓展其深度和廣度。
  從外在形式講,文字取法於金、甲文字或秦漢文字;線條取法於“屋漏痕”“折叉股”,這一切都有跡可循。如果要感知印面文字或線條間的內在美感,就取決於作者精神氣質與學養等多方面因素,如印文中形體、內容、線條趣味之雄強、古樸等等都是可以感知的,但是有的東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,如印面的筆墨情趣,或靜穆、含蓄、冷峻等等。
  情意與境界
  篆刻意境的表現手法與形態有吸收天地自然之趣的,先立意,講究“意在筆前”的,也有借圖寓意而為印意的,如:“蒼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天地四靈,以正四方”。以取呈祥之意,但圖案化取意,過於逼真,就較低淺庸俗,也有以刀代筆,追求遒勁爽力,如齊白石篆刻印風,也有借邊款加強印面意境的,使人讀後,浮想聯翩。
  意境如果沒有獨特的感染力,也只是“印奴”而已。有思想的篆刻家,必須從生活中,姊妹藝術中去發掘沒有被髮掘的寶藏。
  造型與傳神
  篆刻在造型藝術中極具“典型”性特征,它運用的文字本身可以說是客觀事物和主觀意識反映的產物。但用之入印,它又是客觀性質的材料,不一定適合篆刻藝術中章法的需要,這就要體現作者整體的和諧的選字能力。傳神是針對篆刻作品中能否傳達出作者的精神而言的。它是作品的靈魂,是在造型基礎上的理想結果。這也是“形神兼備”的高級境界。
  童定家之印  (原標題:【大敦煌】童定家篆刻作品欣賞)
創作者介紹

helen

ev18evuq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