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海嘯
  “知情權”,應是民主社會的產物。在封建社會,所有的事都是皇帝家裡的事,他願不願意告訴你要看他的心情。民主社會就不一樣了,公民是國家的主人,他想要知道什麼,“僕人”就必須告訴他。聽起來真是讓人精神振奮,但若仔細想一想,卻沒這麼樂觀。
  首先,正如某政治人物所言,政治就像是魔術師手裡的盒子,魔術師打開一個盒子讓你看,又打開一個讓你看,但總有一個盒子你是看不到的。所以,如果你以為你可以瞭解所有的國家事務,未免是太天真了。最起碼,從國家利益著想,有些東西也是我們無須急著去瞭解的。
  其次,其實反而是更無奈的:讓你看了,你卻看不懂!
  近日看了新聞學教授陳力丹的一篇文章。在指出某媒體頻頻刊發關於換頭術的假新聞之後,陳教授評論道———
  拋開倫理問題不談,在現有技術條件下,把一個人的頭顱移植到另外一個人的軀體上是不可能實現的“幻想”。這是常識,然而我們的傳媒卻經常在這樣的問題上缺乏常識!
  這樣的評論,我反而是覺得“缺乏常識”,因為,“在現有技術條件下”,這簡簡單單的幾個字,卻是我們普通人根本無力瞭解的。舉個最簡單的例子。每年頒發的諾貝爾物理學、化學、生物醫學獎,你能理解這些得主的成果嗎?那麼,“現有技術條件”究竟是如何,我們普通人又怎麼能知道?
  現在的社會分工已經精細到令人恐怖的地步。以前俗話說“隔行如隔山”,如今是“隔行如隔重洋”都還不足以形容。於是,“知情權”的實現也越發成為一件難事,甚至可能將是絕症,就像海德格爾所預言的,“技術的白晝是世界的黑夜”。就目前而言,我只想到兩點。一是,要讓專家監督專家。苑茵女士曾到英國上議院做客,發現那些議員都是各行各業的專家,所以質詢起大臣(部長)來,都是有板有眼。二是,不要瞎起哄。一看到某個“大V”說句“我們都有知情權”,就紛紛附和,從來不想想自己對此事究竟瞭解多少。“世界的黑夜”在我看來就是:專家和專家相勾結,一幫“腦殘粉”吵成一團。
  (更多內容見正義網“鄭海嘯專欄”,網址http://www.jcrb.com/pinglun/zbzl/zhxzl/)  (原標題:知情權)
創作者介紹

helen

ev18evuq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